—*鹤下松间*—

【顺懂】高山低谷 39 终章

打卡,酥死我了hsakhskqhdajn语无伦次屯着再刷!

墙纸:

陆琛站在天台上,拿着个大声公:“先生!你要冷静!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!”

跨在天台扶手上的男人痛哭道:“你们不要过来!再过来我就真的跳下去了!”

陆琛说:“你有什么不满意,有什么委屈,你可以找我们民警啊!”

那男人喊:“你放屁!我老婆跟人家跑了!你们民警能给我一个老婆吗?!”

陆琛说:“不就是老婆跟人跑了嘛!这是什么大事嘛?!”

李懂和庄羽面面相觑,双双捂住了额头。

陆琛说:“你知道我女朋友干出什么事了吗?”

他说:“我女朋友,嫌我工作太忙,嫌我没时间陪她,居然带着我们家的狗跑了!”

他声情并茂:“那狗是从小陪我长大的,从小到大,除了我爸我妈,就它跟我最亲!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?!”

他说:“那我也没有寻死觅活要跳楼啊?!”

李懂趴在天台上往下看了一眼,楼下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。

要跳楼的男人大声说:“你别骗我了!我知道!你们就是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,然后趁我不备,救我下来!”

他说着,两条腿都站在了扶手外。

陆琛被吓了一跳,连忙说:“先生!先生!生命只有一次!想想你的父母!想想你的孩子!”

那男人大哭:“我和我老婆结婚十年,还没有孩子!她跟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三个月就有了!”

庄羽看不下去了,伸手抢过陆琛手里的大声公:“则位先森,你听我缩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那个男人忽然脚下一滑,半拉身子一晃,眼看着就要从楼上掉下去了。

楼下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。

李懂眼疾手快,一个箭步冲上去,死死地攥住了那个男人的外套。

那个男人双脚在半空里晃了晃,他往下看了一眼,一时晕眩,哭爹喊娘道:“民警同志!救命啊民警同志!”

李懂攥着他,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:“那你倒是抓紧我啊!”

他回过头,又朝懵了的陆琛和庄羽喊:“还不赶紧来帮忙!”

陆琛和庄羽如梦初醒,连忙冲了过来。

三人合力,把那个后院着火的男人拽了上来。


和街道办交待清楚情况。

陆琛李懂庄羽三人在街边找了家面馆坐了下来。

陆琛和庄羽各点了碗牛肉面。

李懂打包了两碗。

陆琛问他:“懂儿,又去看你哥啊?”

李懂说:“嗯。”

庄羽说:“一起次,次完再去啊。”

李懂说:“不了,我哥一个人,我得陪陪他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银台那边有人喊他:“24号打包的两碗牛肉面好了。”

李懂起身:“到我了,我先走了,你俩慢慢吃。”

他拿着钱包走到银台:“多少钱啊。”

收银的是个女的:“30块。”

李懂掏出两张纸钞递给她。

那女的一抬头:“阿懂?”

李懂一怔,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阿桂?”


阿桂带着李懂从面馆的后门出来。

李懂问她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他看了眼身后的面馆:“这是你的店啊。”

阿桂有点不好意思:“嗯。”

李懂说:“可是我听说,你不是被顾顺卖到泰国去了吗?”

阿桂说:“没有的事。”

她说:“顺哥那天晚上就送我回乡了,还帮我爸妈还了高利贷。”

李懂闻言一怔:“顾顺?帮你还了高利贷?”

阿桂说:“其实我在外面做事那么久,也存了点钱,就来这里开了家面馆。”

她说完了,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懂:“阿懂,啊,不是。”

阿桂说:“李警官,你不会嫌弃我吧?”

李懂说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阿桂笑了一下,抬手把鬓角的头发别在耳后:“不过你忽然变成警察了,吓了我一跳。”

她说完了,又问:“那你知道顺哥现在在哪吗?”

李懂说:“我不知道,我有两年没见过他了。”

阿桂一听,有些失落:“这样啊。”

她说:“我爸妈都好感谢顺哥的,每次去庙里烧香,都给他供长明灯,想要菩萨保佑他顺利平安。”

她叹了口气:“要是能见顺哥一面,当面谢谢他就好了。”

李懂看着她,笑了一下。

他说:“对啊,要是能见他一面就好了。”


李懂拎着面进了医院。

给罗星架好小桌板,打开餐盒的盖子。

罗星往碗里看了一眼,嘟嘟囔囔:“你干嘛去了,这面都坨了。”

李懂说:“爱吃不吃,不服气找别人给你买去。”

罗星说:“哎,你以为我找不到人啊?”

他说着,一个女护士推门走了进来,一见到李懂,笑了一下:“小李来看星哥了啊?”

李懂说:“嗯。”

女护士说:“给星哥买什么好吃的了?”

罗星说:“坨了的牛肉面。”

李懂说:“你不吃我拿走了啊?”

说着就要伸手。

罗星侧身一护。

就听李懂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李懂按下接听。

阿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小宝啊,你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啊?”

她说:“奶奶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枇杷啊。”

李懂说:“奶奶,我最近好忙的,等我忙过这一阵,一定回家陪你。”

他说:“哦,对了,我和大宝托人买了些花胶给你,你有没有收到啊?”

阿婆说:“我有收到啊,有收到啊。”

她说:“我两个孙子这么孝顺,邻居的王阿婆不知道多羡慕呢。”

她说完了,又问:“不过大宝好久没有回家了,奶奶也好想他啊。”

她说:“你下次回家,一定记得喊大宝跟你一起啊。”

李懂说:“奶奶,大宝他出差了,不在家的嘛。”

阿婆说:“那他出差也好久了啊。”

李懂说:“他比我还忙嘛。”

他说:“等大宝回家了,一定会回去看奶奶的。”

他絮絮叨叨,讲了有20分钟电话。

好不容易挂了电话。

一回头,就看到护士小姐正在喂罗星吃饭。

李懂一时无言,收了自己的餐盒,丢进垃圾桶里。

罗星看他一眼:“干什么?不高兴啊?”

李懂说:“星哥,你说你也住了两年多院了,手都能动了,怎么还让人喂你吃饭啊?”

罗星一噎,咳了半天:“我看你就是嫉妒。”

李懂笑了一声,看了眼护士小姐:“那我什么时候改口叫嫂子啊?”

护士小姐小脸一红,瞪了眼罗星。

罗星说:“我看你是想顾顺想瞎了心了。”

他这么一说,病房里陡然降温。

李懂也不吭声了。

罗星咳了一声:“你说你,为了顾顺,捅了那么大的娄子,被调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片警,你值得嘛你。”

李懂摆弄着手机没有说话。

罗星说:“顾顺这个王八蛋,跑路了两年了,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”

他说:“我早说他是个疯子吧?!”

他恨铁不成钢:“我当时问你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,你还不承认。”

罗星说:“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你让我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。

李懂忽然起身:“星哥,嫂子,你们先吃着,我所里还有点事,就先回去了。”


李懂从地铁站出来。

骑了辆小黄车慢悠悠地晃回了家。

他在市郊租了套临拆迁的老单元,房租不贵,周围没什么邻居,只一点好,就是离他上班的派出所近。

李懂把小黄车停到自家楼下。

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。

楼里的声控灯早八百年就坏了,也没个人来修。

李懂摸着黑上了楼。

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,刚插进锁孔里。

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李懂敏锐回头:“谁?”

有人捏着烟,从楼梯口慢慢地走了过来。

天太黑了。

黑的李懂根本看不清来人的脸。

他只看到那一点猩红,在黑夜中,像流星一样,缓缓地朝自己飞来。

顾顺在黑暗中笑了一声。

他说:“这是李警官家吗?”

李懂心跳飞快。

他说:“是的,你找我有事啊?”

顾顺说:“不是有问题找民警嘛。”

他把烟塞在嘴里。

微暗的火光照亮了他脸上的笑意。

顾顺说:“我被人追杀,无家可归,李警官能不能帮帮我啊?”

李懂在黑暗中看着他的眼睛。

许久。

他笑了一声:“没问题。”

他说:“交给我了。”


【高山低谷】 完。

【顺懂】高山低谷 39 终章

打卡,酥死我了hsakhskqhdajn语无伦次屯着再刷!

墙纸:

陆琛站在天台上,拿着个大声公:“先生!你要冷静!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!”

跨在天台扶手上的男人痛哭道:“你们不要过来!再过来我就真的跳下去了!”

陆琛说:“你有什么不满意,有什么委屈,你可以找我们民警啊!”

那男人喊:“你放屁!我老婆跟人家跑了!你们民警能给我一个老婆吗?!”

陆琛说:“不就是老婆跟人跑了嘛!这是什么大事嘛?!”

李懂和庄羽面面相觑,双双捂住了额头。

陆琛说:“你知道我女朋友干出什么事了吗?”

他说:“我女朋友,嫌我工作太忙,嫌我没时间陪她,居然带着我们家的狗跑了!”

他声情并茂:“那狗是从小陪我长大的,从小到大,除了我爸我妈,就它跟我最亲!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?!”

他说:“那我也没有寻死觅活要跳楼啊?!”

李懂趴在天台上往下看了一眼,楼下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。

要跳楼的男人大声说:“你别骗我了!我知道!你们就是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,然后趁我不备,救我下来!”

他说着,两条腿都站在了扶手外。

陆琛被吓了一跳,连忙说:“先生!先生!生命只有一次!想想你的父母!想想你的孩子!”

那男人大哭:“我和我老婆结婚十年,还没有孩子!她跟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三个月就有了!”

庄羽看不下去了,伸手抢过陆琛手里的大声公:“则位先森,你听我缩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那个男人忽然脚下一滑,半拉身子一晃,眼看着就要从楼上掉下去了。

楼下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。

李懂眼疾手快,一个箭步冲上去,死死地攥住了那个男人的外套。

那个男人双脚在半空里晃了晃,他往下看了一眼,一时晕眩,哭爹喊娘道:“民警同志!救命啊民警同志!”

李懂攥着他,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:“那你倒是抓紧我啊!”

他回过头,又朝懵了的陆琛和庄羽喊:“还不赶紧来帮忙!”

陆琛和庄羽如梦初醒,连忙冲了过来。

三人合力,把那个后院着火的男人拽了上来。


和街道办交待清楚情况。

陆琛李懂庄羽三人在街边找了家面馆坐了下来。

陆琛和庄羽各点了碗牛肉面。

李懂打包了两碗。

陆琛问他:“懂儿,又去看你哥啊?”

李懂说:“嗯。”

庄羽说:“一起次,次完再去啊。”

李懂说:“不了,我哥一个人,我得陪陪他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银台那边有人喊他:“24号打包的两碗牛肉面好了。”

李懂起身:“到我了,我先走了,你俩慢慢吃。”

他拿着钱包走到银台:“多少钱啊。”

收银的是个女的:“30块。”

李懂掏出两张纸钞递给她。

那女的一抬头:“阿懂?”

李懂一怔,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阿桂?”


阿桂带着李懂从面馆的后门出来。

李懂问她: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他看了眼身后的面馆:“这是你的店啊。”

阿桂有点不好意思:“嗯。”

李懂说:“可是我听说,你不是被顾顺卖到泰国去了吗?”

阿桂说:“没有的事。”

她说:“顺哥那天晚上就送我回乡了,还帮我爸妈还了高利贷。”

李懂闻言一怔:“顾顺?帮你还了高利贷?”

阿桂说:“其实我在外面做事那么久,也存了点钱,就来这里开了家面馆。”

她说完了,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懂:“阿懂,啊,不是。”

阿桂说:“李警官,你不会嫌弃我吧?”

李懂说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阿桂笑了一下,抬手把鬓角的头发别在耳后:“不过你忽然变成警察了,吓了我一跳。”

她说完了,又问:“那你知道顺哥现在在哪吗?”

李懂说:“我不知道,我有两年没见过他了。”

阿桂一听,有些失落:“这样啊。”

她说:“我爸妈都好感谢顺哥的,每次去庙里烧香,都给他供长明灯,想要菩萨保佑他顺利平安。”

她叹了口气:“要是能见顺哥一面,当面谢谢他就好了。”

李懂看着她,笑了一下。

他说:“对啊,要是能见他一面就好了。”


李懂拎着面进了医院。

给罗星架好小桌板,打开餐盒的盖子。

罗星往碗里看了一眼,嘟嘟囔囔:“你干嘛去了,这面都坨了。”

李懂说:“爱吃不吃,不服气找别人给你买去。”

罗星说:“哎,你以为我找不到人啊?”

他说着,一个女护士推门走了进来,一见到李懂,笑了一下:“小李来看星哥了啊?”

李懂说:“嗯。”

女护士说:“给星哥买什么好吃的了?”

罗星说:“坨了的牛肉面。”

李懂说:“你不吃我拿走了啊?”

说着就要伸手。

罗星侧身一护。

就听李懂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李懂按下接听。

阿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小宝啊,你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啊?”

她说:“奶奶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枇杷啊。”

李懂说:“奶奶,我最近好忙的,等我忙过这一阵,一定回家陪你。”

他说:“哦,对了,我和大宝托人买了些花胶给你,你有没有收到啊?”

阿婆说:“我有收到啊,有收到啊。”

她说:“我两个孙子这么孝顺,邻居的王阿婆不知道多羡慕呢。”

她说完了,又问:“不过大宝好久没有回家了,奶奶也好想他啊。”

她说:“你下次回家,一定记得喊大宝跟你一起啊。”

李懂说:“奶奶,大宝他出差了,不在家的嘛。”

阿婆说:“那他出差也好久了啊。”

李懂说:“他比我还忙嘛。”

他说:“等大宝回家了,一定会回去看奶奶的。”

他絮絮叨叨,讲了有20分钟电话。

好不容易挂了电话。

一回头,就看到护士小姐正在喂罗星吃饭。

李懂一时无言,收了自己的餐盒,丢进垃圾桶里。

罗星看他一眼:“干什么?不高兴啊?”

李懂说:“星哥,你说你也住了两年多院了,手都能动了,怎么还让人喂你吃饭啊?”

罗星一噎,咳了半天:“我看你就是嫉妒。”

李懂笑了一声,看了眼护士小姐:“那我什么时候改口叫嫂子啊?”

护士小姐小脸一红,瞪了眼罗星。

罗星说:“我看你是想顾顺想瞎了心了。”

他这么一说,病房里陡然降温。

李懂也不吭声了。

罗星咳了一声:“你说你,为了顾顺,捅了那么大的娄子,被调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当片警,你值得嘛你。”

李懂摆弄着手机没有说话。

罗星说:“顾顺这个王八蛋,跑路了两年了,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”

他说:“我早说他是个疯子吧?!”

他恨铁不成钢:“我当时问你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,你还不承认。”

罗星说:“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你让我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。

李懂忽然起身:“星哥,嫂子,你们先吃着,我所里还有点事,就先回去了。”


李懂从地铁站出来。

骑了辆小黄车慢悠悠地晃回了家。

他在市郊租了套临拆迁的老单元,房租不贵,周围没什么邻居,只一点好,就是离他上班的派出所近。

李懂把小黄车停到自家楼下。

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。

楼里的声控灯早八百年就坏了,也没个人来修。

李懂摸着黑上了楼。

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,刚插进锁孔里。

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。

李懂敏锐回头:“谁?”

有人捏着烟,从楼梯口慢慢地走了过来。

天太黑了。

黑的李懂根本看不清来人的脸。

他只看到那一点猩红,在黑夜中,像流星一样,缓缓地朝自己飞来。

顾顺在黑暗中笑了一声。

他说:“这是李警官家吗?”

李懂心跳飞快。

他说:“是的,你找我有事啊?”

顾顺说:“不是有问题找民警嘛。”

他把烟塞在嘴里。

微暗的火光照亮了他脸上的笑意。

顾顺说:“我被人追杀,无家可归,李警官能不能帮帮我啊?”

李懂在黑暗中看着他的眼睛。

许久。

他笑了一声:“没问题。”

他说:“交给我了。”


【高山低谷】 完。